大內國小校內神社

        日治後期,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日人積極實施「皇民化政策」,昭和9年(1934)更確立「一街庄一神社」政策,將神社置於地方教化的中心。此座神社據大內國小保存的日治時期資料所示,乃建成於昭和13年(1938)2月11日。地位應屬於「無格社」。至於為何建置於此,或許總督府不只希望「一街庄一神社」,更希望達到「一校一神社」的遠大目標吧!其實透過學校教育灌輸學子皇民化思想,的確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會建於學校的「後山」,也是與神社的選址原則有關,考諸神社所處的環境,大概分四大類:其一為郊區丘陵地,其二為公園地,其三為都市街區,其四則在大樓上。其中,第一、二類的比例較多,大內公學校內的神社則屬第一類,以表現所祀神祇的崇高地位。

        一般神社的配置,主要是由鳥居、拜殿及本殿所拉出的長方形軸向性儀式性空間,附屬建物還包括有石燈、手水舍等。

        進入神社的入口處會有一道牌樓叫做「鳥居」,做為區隔世俗與神聖空間的藩籬。有的耆老指出在現今上來操場的地方的確有「鳥居」,不過在戰後沒多久就被拆除了;但有的卻反應並沒有什麼印象。通過鳥居後有一條經過今操場、直達神社拜殿的「參拜道」,根據當時拍攝的照片顯示,其兩旁鋪有鵝卵石以界定出「參拜道」的範圍。越過今操場,神社的主體便建在山坡上,依普遍性原則座北朝南,利用地形的變化,做成高陡峭的階梯,以表現供奉神祇的崇高威德。拾階登上台基,兩旁有二對石燈,原本在石燈上刻有「奉獻者」的姓名,但戰後即被人用水泥塗掉。參拜時通常位於這一階上,故這地方應該就是所謂的「拜殿」。

        主持祭典的「神官」是楊協發派下、當時在役場負責教育工作的課員-楊淵,會站在上一層的本殿上,口唸祭文、手拿榕樹枝不停地揮舞著。當時鄉民很少會來祭拜神社,只記得國曆10月28日會舉行一年一度的「神社祭」,除此之外也只有軍伕要出征至南洋前才會去祭拜,名為「歡送」。另外,據已故楊玉女公醫回憶,曾見過有人在神社舉行公證結婚;前任大內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吉祥先生也提到,當時的日人庄長御澤清治郎因與其父關係不錯,遂建議其大哥吉成在神社舉行公證結婚。除了以上這些情況下,鄉民是很少會來神社祭拜的;不過當時大內公學校的教員要求學生經過神社時必須停下來行鞠躬禮,學校也會在最底下一層(今操場)舉行摔角比賽,並選出優勝者參加曾文郡乃至台南州的晉級比賽。由大內國小保存的日治時期老照片,更可看出當時神社是學生拍攝「入學照」與「卒業照」的主要場景。

        整個神社共可分為三層,第一層是位於現今操場的「參拜道」,第二層是石燈所在的「拜殿」,最上面的一層則是供奉神祇的神龕所在之「本殿」。據當時的照片可知神龕的外形,神龕為長、寬、高各約1公尺、外覆銅皮的木造建物,底下並有一長、寬、高各約1.5公尺、洗石子的磚造基座。外圍除了以洗石子柵欄圍成外,更栽種許多木麻黃以形成很大的綠蔭地帶,圍合成一避免閒雜人進入的神聖空間。現住在本殿這一層的楊政老先生指出,他是在光復後7、8個月後從高雄搬到此地居住,當時已不見神龕,而底下的基座則是他拆下來做利用的;四周的木麻黃則在戰後不久就紛紛被鄉民砍去當燃料。至於神龕內所供奉的神祇,一般都是以天照大神為主,不過此神社極有可能崇祀的是,傳說在善化茄拔遭襲擊身亡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

Share this

GTranslat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French German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h

使用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