祀壺意義

        在建築上,傳統公廨特徵為三面壁、無廟門,類似漢人陰廟造型。不過,公廨除了外觀不同於漢人的廟宇外,裏頭供奉的對象也大不同於漢人的神像,崇祀的是一些瓶、矸、缸、甕等壺體,其實更精確的說,拜的不是壺體本身,而是壺體內盛裝的水,這水可不是一般的水,經過儀式的操作後,這水其實隱含了「向」的概念,「向魂」便被囚禁在這「向水」中。西拉雅族的宗教信仰意涵,主要是以「向」代表太祖的法力和兵將,經去年禁向儀式而被關在祀壺中的向魂,必須透過開天地向,然後才將其釋放出來,並四處遊走巡視,保護村民或信徒平安順利(潘英海,1994b:248-249;1995:256-263)。

        如果比較漢人的神像和西拉雅族的祀壺,就會發現兩者的操作方式與背後隱含的邏輯並不一樣。漢人的神明金身「體現」(represent)神明的存在,而祀壺信仰者則是藉著祀壺讓神明「再現」(re-present)。也就是說,西拉雅人的神明是要透過儀式操作後,神明才會出現。因此更確切的說,祀壺基本上只是個「操作空間」,而不是如同漢人的神像被當成是崇拜對象,重點在於「如何操作」。只不過長久下來,這些祀壺也變得具有一定程度的神聖性(李國銘,2004:172)。

        其神明稱謂為「阿立祖」,「阿立」是西拉雅語Arit,是祖靈的意思,可知其信仰屬祖靈崇拜,後來因受漢文化影響,以致各地方有不同的名稱,例如太祖、老祖、祖祖、老君、太上(李)老君、尪祖等稱謂,吉貝耍由於尚保存較傳統的西拉雅特色,故稱之為阿立母,不過這稱謂並無法涵蓋所有的神明。頭社當地由於受到漢文化的影響較深,故稱呼其神明為老君或太祖。由公廨內所懸掛的令旗,便可得知其供奉的神祇有五位,書寫位置體現地位高低,正中央為主神、地位最高,為蕭?社太上老君,依地位高低依序為篤加阿立祖、灣裡社太上老君、社仔社太上老君、新港社太上老君。其中僅「篤加」一行未加「社」字,其稱謂也非太上老君,而是阿立祖,頗耐人尋味。由於有不少公廨裏頭也供奉篤加太祖,因此以前認為「篤加」是指現在七股鄉的篤加一地,並據此認定這個地方是平埔族社,為佳里「廟後邱」遷移而來。不過現已有愈來愈多的證據指出篤加一地的居民並非平埔族。會造成這種誤會,據吉貝耍文史工作室段洪坤老師的推斷,公廨西拉雅語為kuwa,當尪儀(或乩童等不同稱謂的阿立祖代言人)口唸請神咒時,其中有一段為「da kuwa Arit-rit」,其意是指「在公廨的阿立祖們」(Arit-rit重覆尾音表複數),但後來卻被節取「da-ku」的音而誤以為請的是「da-ku」(篤加)阿立祖。

         除了「篤加」阿立祖一神可能係訛傳而來,其餘四位神祇其實表徵的是西拉雅族的四大社(表6),這些稱謂是西拉雅族四大社遷移至此的歷史記憶。四大社原分布於曾文溪流域的平原上,在受到漢人開墾的壓力下,遂順著曾文溪往內山遷徙,而濱臨曾文溪的頭社正位處四大社往內山遷徙的交通孔道上,因此頭社地區在聚落發展上,各社群有其明顯的地域特色。

Share this

GTranslat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French German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h

使用者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