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資源

社區資源
  (一)大厝頂-出勇人
  社區主要聚落為「大厝頂」,由於聚落就座落在丘陵地上(崁仔頂),一來為了防止因豪雨所造成的土石崩塌,所以必須在丘陵地外圍築起石坎;對外亦只留幾處狹窄的通道,以增強其防禦性。早在清朝時庄民即合力至玉井的新庄溪(曾文溪支流)取砂石(鵝卵石),以竹筏載運上岸,再用牛車載送至庄頭。為便於堆砌,居民以藤綁住四角鐵鎚將石頭敲打成外大內小的四角圓錐體,並砌疊成一道道堅固的石坎,這不僅是先民的血汗結晶,更是智慧的結晶。完全不以水泥穩固石坎,而是以「六塊包一心」的力學原理承載石頭的重量,並在石塊的縫隙間以敲打下來的石頭碎片填塞以增強其穩定度,因此歷經了兩百多年仍屹立不搖、少有毀壞。至今在聚落和屋舍外圍皆可看見這先民開荒拓土的心血結晶,是當地相當重要且富有意涵的文化地景。
  在早年物力維艱的時代,不論是到曾文溪取砂石並運至當地,抑或一釘一錨敲打成方形的石塊並砌疊成駁坎,都是一件耗費體力、曠日費時的任務。這說明了大厝頂乃至整個曲溪社區,大夥群策群力共建家園的努力可克服一切的困難,而這種精神更是一脈相傳,至今仍深植人心,為社區從事總體營造最大的資源。
  也難怪自古即相傳「大厝頂」葉姓代代出勇人(大力士),這還有一個相當有趣的傳說。相傳是當地有一棵高聳的「白樹」長在良穴上,如此護蔭著地方。古早大厝頂西邊曾文溪對岸有一具規模的庄頭叫「秀才庄」,此地代代出文人,這裏所謂的文人頂多只是考上秀才罷了,但古早能考上秀才已相當了不起,尤其是窮困的山村。為何秀才庄會出文人呢?原因是早晨太陽升起時,「白樹」的樹影朝向秀才庄,如此餘蔭(風水上稱之為「涼傘蔭」)分沾。勇人和文人見面總是分外眼紅互爭風頭,勇人說秀才庄是靠大厝頂的風水才能出秀才,文人說大厝頂是靠秀才庄的秀才而聞名,兩方互不相讓,勇人盛怒之下回家拿了斧頭砍倒白樹,文人見白樹已倒,知秀才庄非久居之地,於是舉庄他遷。這則軼事給了我們相當大的啟示:損人亦往往害己,應引以為戒。其實若從地形學的觀點來解讀,這項傳說是可以得到科學的解釋。秀才庄位於曾文溪曲流的凹岸,亦即為水流流速較強的攻擊坡,易使河岸崩塌,在地基不穩之下,庄民紛紛外遷,以致會有此敗庄的傳說。
  大厝頂不僅出勇人,也出了一位有名的歌仔戲小生-葉青。這裏保存許多古色古香的傳統閩南建築,不少建材甚至是當年遠從唐山運來的,隨處可見以泉州白石做成的柱礎,還可見到以孟宗竹、刺竹打造的竹篾家屋,山牆為竹編灰泥牆,將細竹編成網狀固定後,再塗上灰泥粉刷抹平,並往往會在灰泥中加入紅糖以增加其黏稠度,及摻雜米糠以強化其堅固性。其中竹子與竹子的接頭,是用榫接方式,將乾燥後的竹子挖洞插入,密合度相當好,所以至今房子仍屹立不搖,尚有多座歷史超過百年的建築,這裏真可謂是傳統建築的博物館。走在大厝頂的階梯上,穿梭於傳統家屋之中,站在門前眺望過溝仔聚落和五指山、曾文溪的山水風光,人移景異、好不愜意,真可媲美北部的九份、金瓜石。大夥坐在庭院喝茶閒聊,聽長輩講古,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不僅大厝頂出勇人,過溝仔在今日也出了一位勇人,是2004年雅典奧運舉重國手-陳涵彤。過溝仔的聚落特色與大厝頂相似,也是建在丘陵地上,周圍亦有石頭疊砌成的駁坎,站在聚落高點,亦可一覽多座傳統建築矗立在「崁仔頂」,體驗「大厝頂」地名的由來。
  (二)烘爐井-出美女
  葉姓先民之所以選擇溪畔高處(「崁仔頂」地名即由此而來)居住,有其避免天災人禍的考量,除了可以避開曾文溪氾濫的威脅,亦有居高臨下、防禦早年盜匪猖獗的目的。因此曲溪村的聚落大多位於高處,路西北邊的大厝頂、路南的過溝仔和路東北方的園仔角正好呈三角鼎立的態勢。由於四周高、中間低,故在風水上鄉民稱之為「烘爐穴」;而此「烘爐」的底部(中央最低處)即為「古井」,匯聚由此三庄流下的水流,為蘊育曲溪社區人文薈萃的生命泉源。
  由於聚落大多位處高燥之地,雖可避開天災人禍的威脅,卻也因此有缺水之虞,在早年尚未有自來水的時代,此古井對曲溪社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此井為先民智慧的結晶,葉姓族人在底層鋪砂石、第二層鋪木炭、第三層鋪棕蓑來過濾井水,並在最上層鋪設紅檜木板以達消毒效果,水質相當潔淨,在日治時期還曾榮獲台南州水質檢測第二名,因此「二重溪出美女」的說法也就不脛而走,大概就是因為常年喝這純淨天然之井水的緣故吧!
  依往例每逢農曆大年初二,都有老一輩的居民帶著小孩來拜「井公」,以示飲水思源之意。該口井水一年四季總是源源不絕,甚至在老一輩的記憶所及,總共有四次溢出井口的紀錄。第一次是民國33年時,當時有日本琉球移民在本地「磚仔埕」(今紫分寺廟前一帶)居住,還紛紛去舀取溢出的井水。民國51年時井水曾減少,因不敷使用,部分居民以牛車至曾文溪載水,不久於民國53年1月18日白河大地震後又再次溢出。第三次為民國90年9月18日納莉風災導致本庄對外聯絡的二溪大橋斷裂,並造成無自來水可用,幸因井水再次溢出,適時解決了缺水的不便。最近一次是民國94年6月間連日來的豪雨,以及7月18日海棠颱風和9月1日泰利颱風,都曾再度溢出漫流整個道路,維續了好幾日。
  在早期尚無自來水,且取用曾文溪水極為不便的年代,不難想像此井對二重溪居民的重要性,時常可見庄民至此舀取井水,這裏儼然成為資訊流通的中心,亦留下了不少井邊佳話。可是自從民國56年二重溪興建自來水,居民有了便利的自來水可用,該井遂漸漸受到冷落。至民國61年道路拓寬時,井岸被拆並差點遭到埋填的命運。幸好當時耆老葉正德先生出面阻止,並希望能請示北天宮的玄天上帝。當時的鄉民代表林基旺先生亦於代表大會將此事提出討論,因無人敢做主,遂問曲溪的老村長葉深,葉老村長表示該井救了很多人,千萬不可將之埋填。於是決定用鐵蓋蓋住井口,以利行車安全。

Share this

GTranslat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English French German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Portuguese Russian Spanish

使用者登入